跳到主要內容

瀏覽人氣

■ 2014。看雲門舞集___一生的敢與不敢

雲門舞集在桃園戶外演出,又是擠進數萬人的風潮。

剛好有這樣的機會,再次去記錄一下表演的盛況,對於攝影者
而言,拍這種已經是國際性的表演團體而言,要拍的不好,其
實要檢討的,反而是攝影者本身。

看舞者動作,與舞台整體的氛圍,看雲門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
情,但是每一次遇到這種美麗的演出,往往都會觸動人最底層
的「敢與不敢」的掙扎。

首先,必須要談的是,舞者一個月薪水只有新台幣3萬多元起
薪,這種令人訝異的的薪資結構。

我無從完全得知,現今還是否存在這種結構,但是從網路上與
一些藝文朋友口中所言,的確相去不遠。

「3萬的舞者」可是從小跳到大,「家中大批金錢堆砌下跳到
這股節骨眼」,其中在過程中,也必須面臨到「我家女兒不是
那塊料」、「資質不夠好,肉肉圓圓體質」、「面對升學競爭
壓力,回歸到正軌(通軌)」等問題,當然還不包括「跳舞受
傷」等不確定的傷兵因素。

能夠進頂級舞團是舞者心中一輩子的夢想,但在短暫人生的掌
聲中,當「跳不動了、老了、動作不到位」了,這些掌聲開始
移轉,就必須忍受掌聲是別人的,而且許多掌聲還是從自己的
手掌中出現。

一些舞者開始在五斗米的狀況下,開設舞蹈教室,或許以另外
的舞團方式,展現自己想做的圓夢作品,然而實際上,「作品
要讓人看到,不只是舞本身的問題,還牽涉到行銷,甚至要命
的經費問題」,通常舞者是不太有這些觀念,這些龐雜的人事
物,比下腰、拉筋難上幾百倍。

我得知一些舞者、舞團開始「典當家產」、「賣房子」去完成
夢想,低頭去募款,去成就一些未來,整些創作的背後,呈現
出從觀眾掌聲、媒體報導,到社會的積極評價「不同光譜下的
期許價值」。

但這過程中背後往往傷痕累累,人還是會吃飯、生病看醫生、
照顧家中年邁的長輩,這些都需要俗氣的錢。

我一直認為,人一輩子如果能有過三份工作,而且每份工作都
是自己喜愛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但事實上不容易,往
往會因為銜接不好而被迫選擇「比較多人走的那條路」。

對於舞者,充滿羨慕,因為你能,我不能,「勇氣不多,顧慮
太多」,你問我敢不敢?「不敢」。

因為家中沒那個氛圍,我只能選擇影像紀錄,起碼在瞬間紀錄
下美好,感受到舞台散發的魅力。

誠如藝文朋友說,「表演,談一場戀愛」,而我可能立刻想到
「戀愛完後的生活」。

也許瞻前顧後,造就不出一個頂尖的藝術家。

















留言